Spooner

the brave new world

【稀有苹果】过去之吻 P6

两个月后。

“妈......我是说、亲爱的,你不用在为我张罗这些事了,他根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我说什么大人们都不会懂!总之,这件事最好让它顺其自然......”

菈瑞缇疾步如风,端着电话理直气壮地与相亲介绍人辩论着。电话中传来咄咄逼人的责问,菈瑞缇赶紧停步,把电话从耳边拿远。

“这姑娘,怎么这么不懂事!......女大十八变,你已经不是个小女孩了,你应该......”

在一连串狂轰滥炸中,菈瑞缇无奈地看向前方。不知不觉中她已走到那天车祸的地方,心中一阵酸楚油然而生。她下意识看了看身后,长舒一口气,她知道一直会被守护。

马路对面的蛋糕店顾客很多,拥挤的顾客间露出一个熟悉的身影,菈瑞缇一瞬间愣住了。

金色头发,碧绿眼睛,小麦肤色,如阳光般明媚的笑颜。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你是不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这是她爱着的人的复刻版。

很久,菈瑞缇拿近电话,呆呆地回答。

“......也许,是的。”



在一切都结束后,一切都开始了。

蛋糕店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角,安静地放着一首《过去之吻》。那个灰暗的小角落无人问津,歌曲被时光的流动掩去了往事,只留下夕阳温柔的亲吻。


End.

【稀有苹果】过去之吻 P5

        相遇的一年后,菈瑞缇收到阿杰简单的邀请,如约而至咖啡馆。

        夕阳正红,余晖将万丈霞光播撒天际,一片令人目眩神离的金橙。从痛失姊妹的阴影中走出后,甜贝儿的影子再也没出现过--但看着今天的晚霞,甜贝儿的眼睛与霞光叠加,妹妹的眼瞳里闪烁着流动不息的金光。

        菈瑞缇走进咖啡馆,找个位子坐下,看着夕阳把木桌一点点染成金红色。这是一大片壮丽的血红,染透江山,甚至染透了菈瑞缇的蓝眼睛。她耐心等待着挚友的到来,对于挚友,她向来很有耐心。

        只是,夕阳的颜色有点压抑。

        菈瑞缇没有多想,咖啡馆的铃铛轻轻一响,阿杰穿着相遇时的复古长裙走了进来。两人对视时,阿杰腼腆地笑了笑。她瘦了很多,面色不再是健康的小麦色,头发也不如之前那般闪亮,而是呈现一种灰蒙蒙的淡黄。

        被菈瑞缇无情调教半年后,阿杰终于勉强同意穿现代服装出门了--这是后半年来她第一次穿这身长裙。裙子有些旧了,显出斑斑点点的灰色,看起来保守得可笑。

        “我懂你,复古是瑞尔杰相遇纪念日的传统。”菈瑞缇生造了一个词--“瑞尔”和“杰克”的混合词语,听起来很拗口。

        阿杰提着裙子的一角走进来,她咽了一口唾沫,紧张地侧身坐下,像当初一样以古老的姿态拿起咖啡杯,抿了一口。

        “嗯......你还好吗亲爱的?你看起来脸色又差了许多!那瓶气垫修光乳可是百试百灵的保养品,却对你不管用!”菈瑞缇将胳膊放在桌上,探身查看阿杰的面色,对方却匆匆忙忙地欠身躲避她的目光。
        
        “不......我很好!我只是不习惯用这些东西。”阿杰揶揄着,顿了顿,却长叹了一口气,将目光低垂瞥向别处,声音沙哑得可怕。“其实我有事找你。”

        “我们只是两周没见,你到底...发生什么了?阿杰,我...我很担心你。”菈瑞缇将手轻轻搭在阿杰的右肩上,立刻察觉到一阵细微的颤抖,她迅速松开了手,眉间怀疑却又加重几分。

        阿杰抬起眼,匆匆瞥过菈瑞缇的目光,又将眼眉垂向别处。她从齿间挤出三个词,满溢不情愿与抗争,却无可奈何。

        “......向你告别。”

        夕阳的最后一缕余晖从木桌上抽回,咖啡杯上方袅袅的雾气愈发明晰,模糊了阿杰隐忍无奈的目光。

        一片静谧中,菈瑞缇呆呆地看着阿杰,眉间写满惊异和不相信。她感到嗓子发干,想说些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她要走了”,就像余晖抽回撒在菈瑞缇眼睫上的阳光,内心被生生撕扯下一块,泪液伴着疼痛涌入酸涩的眼眶。

        菈瑞缇赶忙低头,用手背抹了抹眼睛,笑着开口,声音有些轻飘飘的。

        “那......你要去哪儿?我们可以书信联系,或者我去找你......”

        阿杰抿紧了唇,力度之大,甚至唇边已没了血色。她没有正眼看着菈瑞缇,只是沉默着,极力平复倾诉的欲望。

        咖啡的香气袅袅弥漫,掺着苦涩。

        阿杰想了很久,她慢慢抬起眼,眼眶已是淡红色。

        “瑞儿......能放首歌吗?”

        “啊......好......”

        “我想听《过去之吻》。”

        菈瑞缇愣了一下,抬手打开旁边的留声机,从唱片盒里选了一张放入。她的手在颤抖,手指骨节分明,在桌下因极力攥拳,掌心已掐出鲜红的印记。

        老妇人充满年代感的歌声徐徐响起,安静得不像吟唱,像是仙女教母在耳边温柔的低语。菈瑞缇听着,放松了很多,紧绷的神经不再痛苦,一滴眼泪却顺着她腮边张扬地滑过。

         她弯起泪莹莹的碧蓝双眼,展露出最灿烂最真挚的笑容。颤抖的声音出卖了一切,她们第一次四目相对。

        “阿杰......你真的很喜欢这首歌。”

        阿杰嘴边的四个字呼之欲出,却被泪生生咽了回去。看着菈瑞缇的笑颜,阿杰甚至喘不过气,心脏剧烈地搏动,血液不争气地上涌。

        但她没有忘记责任,她要看着菈瑞缇走最后一程。

        “是啊。这首歌很适合告别......”

        最残忍的两个字滑过耳畔,菈瑞缇的笑颜几乎失控。她死命咬住嘴唇,不让满满的泪溢出眼眶。

        “......也很适合我们。”

        阿杰顿了顿话头,沉吟半晌,低声道出这句话。声音很轻,怀着满腔温柔,怀着时刻梦中守护背后注视的心碎般的守护,怀着已经既定的岁月和一切未曾发生的美好未来。

        阿杰缓缓牵出一个笑容,眼眸弯弯,闪烁着金光灿灿的暖阳光芒,被已濒临退却的残存余晖映得无比柔和。

        她正随着余晖的光一起愈加黯淡。她的长发已分不出当初的金色,唯独眼眸仍在灰暗的淡绿色中闪烁熠熠温柔。

        ......她在变得透明。

“什......不,阿杰!”

阿杰看着惊慌失措的菈瑞缇,如普通的邻家大哥哥般无奈笑着,她知晓心脏被生生分离的痛苦,而她的使命还没有完成。笑里多了几分凄凉,不舍化作辗转愁肠,她不奢求能与菈瑞缇在一起,只希望菈瑞缇能快乐地活下去,一辈子。

当初敲响菈瑞缇门的那一刻,她便明白已是既定的未来--但她不后悔。

相遇是最大的幸运。

“我一直在你身边,从你出生,蹒跚学步,在课堂上算对第一道题,再到你有了个小妹,看着你一天天长大......而我不会变。我一直明白,一直明白,你的人生轨迹对我来说是透明的。”

阿杰费力地组织着语言,声音逐渐细若游丝,她猛烈地咳嗽了几下。

菈瑞缇急忙伸手去触碰阿杰,却被对方无力的手制止住。她猛烈地喘息着掩盖住抽泣,明知无用,仍向着希望的曙光奋力前行。

“不......阿杰,我不在乎你是什么,”菈瑞缇抑制不住抽噎,她疯狂摇着头抓住阿杰的手,“留下来,阿杰,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我已经知道过一次离别的滋味了,求你......”

“嘘--” 阿杰已经半透明的手指抵在菈瑞缇的唇上,她凄凉地笑着,示意挚爱噤声。

“我想说的是......我爱你。”

菈瑞缇的眼眸睁大了,于绝望的无底深渊中,她竟尝到了爱的滋味。

她满面挂着晶莹的泪,痛苦地笑了笑。

“......阿杰,我现在明白了......我也爱你。”

“情愿爱一个虚幻的过去之灵?”阿杰歪了歪头轻轻笑道,垂在肩的麻花辫也顺势一斜,菈瑞缇突然理解了阿杰反常的一切。复古长裙、灰暗色调、梦中的神仙教母......

和现在离去的爱人。

“我一直默默守护着你直到车祸的那一天,甜心,是我私自要来见你......我一直知道这件事的结果,对不起,我没能一直守护......咳咳、现在我要回去了。”

阿杰急切地说着,双眸带上担忧的色彩,两人紧握的手已感受不到一方的温度。挚爱是过去的虚影,透明化仍在继续,菈瑞缇的脑海里空空如也。

在这永恒的末日之前,一切话语都是不必要的寒暄。

“我知道,甜心,我也没什么话要说......我会送你一个礼物,只属于你,独一无二。”

菈瑞缇没来得及回答,唇便覆上了一片温软。她愣住,却很快清醒,如那一天痴情的拥抱般,她无处安放的脆弱的情愫终于倾泻而出。

她看到阿杰垂下的眼睫,碧色染着爱情的澄澈眼瞳,看到她灰暗的肤色和额前微颤的发丝,而这一切都飞快地离她而去。

夕阳的最后一缕霞光于天边最后一次暂停。风停止吹拂,漂浮而落的树叶定在空中,阿杰半透明的指尖完全褪色。

这一吻倾注的,是过去之灵在无尽时光中注视的温柔,是尝过离去滋味的脆弱少女漫长等待后得到的最珍重报酬,是已经无法重来的过去,残忍而漫长的现在,曾无数次幻想过的未来。

唱片中的老妇人,已带上对回忆的感动,将漫漫曲调以泪光唱出,才为这一刻染上属于未来的绚烂色彩。

轻柔的呼吸,泪滴的温暖,苹果的清甜气息,被命运鲁莽地撞开在时空两头的爱人依依不舍地永别。

她们松开这一吻,这是阿杰最后一次暂停时间。

“别难过,菈瑞缇。我是你做过的一切之影,会一直在身后陪伴你前行。要记得我,我的爱,我一直在你身边。”

阿杰带着温柔的笑,与唱片一起轻唱着。

The seeds of the past, they grow up so fast,
some hurts never go away......
过去的种子,转眼大又高,
往日的伤痕却难消......

菈瑞缇眼角噙着最后一滴眼泪,接下挚爱的歌。

The seeds as they grow, that we can't let go,
our spirit kissed the day......
种子已成长,往事需解放,
过去的魂灵一吻夕阳......

阿杰将眼眸弯起,最后一缕碧色的绚烂消失在菈瑞缇的视野中......


夕阳已经完全消失了。暂停的时间随之恢复,服务生来到菈瑞缇桌前。他疑惑地看了看菈瑞缇:“小姐,您一个人吗?”

菈瑞缇扬起头,苦笑了一下,眼眶依旧通红。

“她啊......已经先走了。”

【稀有苹果】过去之吻 P4

    两周之后。

        阿杰承诺今天要带给菈瑞缇(此时已是阿杰口中的“瑞儿”)新鲜出炉的苹果派,因此她早早弄到了去蛋糕店要用的金币。就在端着派向菈瑞缇家门口走时,阿杰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她看了看自己的裙角,那儿透出脚踝的一抹肉色。这抹肉色还在继续向上延伸,原因是裙角愈发透明。

        阿杰突然间紧张起来,将派丢在地上,盘子当啷一声响,她朝着来时的方向跑去,带起阵阵麦香味的风。

        那天阿杰比平时晚到了两三个小时,浑身上下乱七八糟的样子惹得菈瑞缇惊叫一声:“阿杰亲爱的!噢不......你是在端派来的路上滚进下水道了吗?!浑身脏兮兮的、还灰暗得很,过来,洗个澡,今天的模特还要你帮忙呢。”

        阿杰挠着头眨眨眼:“这件裙子端着派可走不动路,我可是为了早点见你才......呃,尽管结果不尽人意。”

        菈瑞缇噗嗤一笑,一手掩着唇回嘴:“好意心领啦,下次记得穿件方便活动的衣服......噢!我想起来了,”她竖起一根食指,翻越沙发蹲在一个大箱子前,将头埋进去翻找半天,终于举着一件鲜艳的成衣炫耀似的走到阿杰面前,“锵锵--菈瑞缇手工定制--专为阿杰亲爱的缝制的现代风连衣裙一款!”

        “太感谢你了小糖罐!”阿杰一把抢过衣服塞进包里再拉好拉链,随即大大地微笑一下:“我们开始下一项吧。”

        “嗯,既然你这么热情......”菈瑞缇满意地点点头,“下一项:赶快去洗澡吧。”

        阿杰裹着浴巾擦着水珠从雾气袅袅的浴室走出来时,菈瑞缇又惊呼了一声,顺势往沙发上一躺:“啊--你肯定没有好好洗!你的色泽甚至比方才更加灰暗了。用点什么...用点...我记起来了,坎特罗城黎黛勒布斯气垫修光乳。等等,目前我只有一瓶,我要先去找找看。”她自言自语爬起来去翻另一个大箱子,“别!!”阿杰慌慌张张跑到她面前拦住去路,脑内疯狂构思着莫须有的理由,然后感觉到胸部覆上一只纤细温软的手。

        阿杰的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只剩那只手在她胸前触摸的感觉。她感到脸颊发烫,不由得抿紧了唇角,动也不敢动一下--她说不清是害怕这样接触会暴露她的秘密,还是屏息凝神期待着这片刻时光的无限延长--不过目前后者占了上风。

        “别管任务还是身份了,现在我只要她。”阿杰一闭眼服从了内心。
    
        “幸亏我发现及时!”菈瑞缇喃喃着干练地系好浴巾的扣子,“否则你可要在我面前走光啦--噢不,阿杰!你没事吧?”

        “...没事。”苹果杰克用一只手捂住脸。她发誓再也不随便瞎想了。

        菈瑞缇点点头,转身,清了清嗓子,以掩盖方才柔软的触感和慌张的心绪。一抹绯红攀上她的颊边,她拍了拍脸蛋,却抑制不了唇角的笑意。

        
        阿杰看着菈瑞缇的背影。

        纤细,柔软,优雅,高贵。阿杰用手拖着腮,坐在小凳上,将心直投入长久的凝视里。

        菈瑞缇白嫩的手腕在针线交错里轻盈地翻飞,如敏捷的燕般引人目光流连。阿杰的心中升腾起一阵酸楚,曾经的开导赎罪与拯救换来一只飞燕的回归,而这只飞燕就要飞入另一道黑暗的深渊。

        “过去之火将耀眼的光映入未来,然后不舍地退却了啊。”        

        “不?! 什么!!??” 阿杰被这淡淡的吟唱声惊醒,“我不会......这不会发生!!”

        “亲爱的?”菈瑞缇垂下头,将目光从红框眼镜上沿抬起,狐疑地挑挑眉毛--她手里拿着一盒唱片,蓝色封面,翠绿色的唱片名字,封面有一只极简的,轻盈的飞燕,鸟喙衔着一根树枝。

        “噢!这是精装版的《过去之吻》。你看起来似乎对这盘唱片的曲子很有感触。”菈瑞缇灿烂地笑了,摇摇手里的唱片盒子,复古留声机的唱片缓缓地转,略有沙哑的真挚女音在缓缓吟唱,如一位年老妇人在藤椅上唱给晚辈的古老歌谣,浸润了数十年思念的阳光。阿杰的眼眶突然有些酸胀。

        “过去的种子,转眼大又高,瞧你昔日多逍遥......”

        “种子已成长,往事更明畅,一点一滴揭开真相......”        

        余音绕梁的温柔歌声,催着阿杰说出那句永不该开口的话。她于遵守诺言和遵从本心中不断犹豫,殊不知已深陷泥潭,在凛冬孤寂的风中瑟缩。

        飞燕的歌喉如皖水融入温柔的歌谣,菈瑞缇的手指轻轻敲在桌上,细微的敲击声有种平凡的动听。她随着唱片轻轻哼着,高低两种声音如唱诗班的歌谣圣洁美好。

        阿杰的思维化作燕羽飞越天穹,飞入那和声之巅,感到前所未有的感动。两人在安静的灯光下哼唱,逐渐发现了彼此的声音,将温柔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过去的种子,如今大又高,昔日伤痕却难消......”

        “种子已成长,往事须解放,往日的魂灵一吻夕阳......”

        歌声消散在安然的空气里,两双眼睛不约而同地对视,弯起幸运的弧度。

笑意背后,阿杰知道,那个时刻快要来了。

【稀有苹果】过去之吻 P3

      苹果杰克如约敲响了菈瑞缇的门。门开时,她惊异地瞪大了眼睛。菈瑞缇挽了一个干净清爽的丸子头,没有化妆,但可以看出昨晚确实使用了护肤品,白皙的面庞一扫前日的阴郁蜡黄。只是,那双清澈的蓝宝石般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压抑之下的茫然感,脆弱又忧郁。苹果杰克不由心头一紧,来时满怀的快乐也消退了不少--她昨日的开导没有想象中那么有效。

        菈瑞缇无言笑笑,侧身让出了地方。苹果杰克再次提着裙子走了进去。

        苹果杰克这次是有备而来的--来时她翻阅了大量的当代时尚资料,攒满了一肚子时尚常识和话题,预备激发菈瑞缇的创作灵感。可她们刚一坐下,菈瑞缇就问了一个令她惊讶的问题:“你觉得梦是真实的吗?”

        “呃,怎讲?”阿杰有些吞吐。

        “我梦到一位温柔的教母,而她很像你......嗯,毕竟你是我现实中温柔的'教母
'姑娘。”菈瑞缇歪歪头一弯眼睛,阿杰则抿紧了唇线。

        “意思就是,我很感谢你。”

        看来菈瑞缇并不想透露那个梦的内容。阿杰没有追问,她顺着菈瑞缇的话接了下去:“--别客气!我们农家人最喜欢的就是帮助别人。那么最近的时......”

        “不......”菈瑞缇立刻打断了阿杰的话,抬眼报以一个歉意的笑容,略带羞怯,也有惭愧,接着垂下眼,声音染上几分沉重。“我早上醒后,想了很久,我真的很对不起甜贝儿,她的灵魂没有被亲人引着回家......所以我想去一趟那个地方。”

        “......”

        菈瑞缇用食指挠了挠面颊,小心翼翼地开口,轻得几乎听不见。

        “......能陪我一起去吗?”

        阿杰缓缓放下了茶杯,竭力点了点头掩饰不安,然后闷声挤出一个字。

        “......好。”     

        街。

        来往喧闹的车辆在二人前飞驰而过,带去短促急躁的鸣笛,构成伫立在街边的,一高一低二人的动态背景。这条街古老的历史不可溯源,也许过去同样有一个女孩,她的妹妹死在了飞驰的马车轮下呢?

        菈瑞缇看着街,目光深远,凝思着。那天的痕迹早被城市的庸碌擦拭殆尽,确实她心中永恒的创伤。她觉得想哭,双眼却干涩无泪,只剩一声无奈的叹息。

        阿杰时不时回头紧张地看一眼菈瑞缇,垂在身侧的手抬起又落下,嘴张了又张,仍是无言。

        红灯亮了,庸碌的车流暂停,不耐烦地等候着通行。菈瑞缇向前踏出一步,阿杰紧随其后,两个瘦长的影子孤零零地投射在柏油路上,整齐的车流像是为她们送行。

        阿杰从未遇到过如此尴尬的沉默,她只能绷紧神经预备着随时可能发生的突袭事件。

        近了,再近了。

        在菈瑞缇眼中,那块和其他地方并无差别的柏油路,是被血迹漫圈出的一小片猩红。蛇在这片红中蠕动,令人胆寒的嘶嘶声充斥耳膜,每接近一步都会使心跳停拍一分,坠入愈加冰冷的黑暗往事。

        四步。

        菈瑞缇想起甜贝儿的笑容,近日甜贝儿的眼睛不再浮现,她甚至有种错觉,甜贝儿原谅了她。那场梦之后,她明白,那只是妹妹真正灵魂的影子。菈瑞缇曾无数次在无边的黑夜中祷告,愿上帝接纳妹妹的灵魂,愿过去的悲痛成为陈朽的浮影。但那不可能,菈瑞缇心知肚明,否则她不会日复一日接近冷寂的深渊,不会于午夜对视那双仇恨的眼睛。

        她惭愧,却不知如何赎罪。

        三步。

        那位灰色的仙女教母还在她身边守护着吗?亦或者那只是一个梦中的幻影?菈瑞缇有些分不清梦和现实。那块柏油路散出的血腥气是如此真实,愈加浓厚,菈瑞缇却不由得向那儿走去。她要赎罪,要邀请恶魔与她共舞,要接受惩戒,但现在已有点迫不得已。

        她欣慰这不是梦,她身边有阿杰。

        两步。

        好近。这是菈瑞缇脑中唯一有的一句话。她似乎看到甜贝儿了,坐在血迹中间,满头满脸垂下的嫣红,无神的双眼空洞地望向前方,那么可怜。作为姐姐的守护欲望空前强烈,菈瑞缇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急切地迈出一步。

        一步。

        她的甜贝儿,那么真实,那么清晰......她急不可耐地伸出手,想要触摸妹妹的头发,想久久地抱着她,想心疼地拭去妹妹的眼泪,和妹妹永远在一起......她看见甜贝儿回过头,那双澄澈的眼睛满溢着泪光,小声啜泣着,哀求着:

        “姐姐......和我在一起吧......永远陪着我吧!”

        她的身后,那群蛇再次抬起修长的头颅,将信子嘶嘶地吐响,来自地狱的魔鬼的蛊惑如夜店女郎的低语般诱人。菈瑞缇猛然意识到不对劲,可为时已晚。她想退后,却控制不了自己,她的双眼因恐惧而干涩,身体僵硬地迈出致命的一步--甜贝儿与她相隔的,分明是那道梦中的烈火深渊!

        “不!!!!”

        绿灯毫无征兆地亮起,震耳欲聋的汽车鸣笛声骤响,城市的节奏在这短暂的寂静后重回正轨,时间开始重新流动。一时间,风,云,雾,街边的绿灯,行人,小贩的叫卖,食品的香气全部继续活动,无数个巨大的灰色影子直直冲向菈瑞缇。霎时,又是一阵飓风将菈瑞缇抢出死神的怀抱,直冲回街边,菈瑞缇在一阵恐怖的眩晕中被撞到公交站牌的背面。目眩神离的幻觉被这鲁莽的钝痛驱散干净,她迎面交融入了一个宽阔而柔软的影子里。

        菈瑞缇仰眸,她看到阿杰金灿灿的发丝,因风而动,有些杂乱,反射着太阳的温暖。阿杰搂住了她,紧得让人几乎窒息,忍不住沉溺于如太阳般灿烂的暖意里。高大的农家姑娘将脸埋进菈瑞缇的颈窝,粗重而急促的呼吸使她的脊背高高低低,浑身颤抖。她听到这姑娘带着哭腔的乞求,那样轻,那样脆弱,满载一切相遇时的倾心,和往后承诺的守护。

        “菈瑞缇......求你,再也不要这样,再也不要......”

        长久的赎罪之路,将紧绷的神经一根根压断,如今只剩这极细的一丝。菈瑞缇数日未曾流露的情愫瞬间因阿杰的温度释放出来,她感到喉头哽咽,接着是汹涌决堤的泪落,倾诉欲的爆发,和作为女子承受如此多伤害后脆弱的泣不成声。她感觉脖颈那儿有湿热的暖流,一股脑灌入了她的心脏,再不抑制内心的情感。两人在这软热交融的拥抱中哭泣,洗去城市冰冷压抑的氛围,洗去最后一丝对过去悲痛的负罪感。

        拥抱的影子被夕阳拉的细长,时间于此刻再次停下脚步,倾心等待世界一角的那缕温柔。

【稀有苹果】过去之吻 P2

        血肉飞溅,如烈火般的颜色,滚烫得可怕。菈瑞缇看着一大片野火攀附上一颗老树,滔天火势照亮了一整片夜空,把菈瑞缇围在中间。她被火光映射着,轮廓线是跃动的橘红。高温之下,她只觉得如坠冰窟,一股彻底的寒冷从足下侵入。她不安地环住臂膀,恐惧地四处张望出口,却被寒冷禁锢而动弹不得;火势蔓延很快,散出鲜红的蛇群,顺着她的脚踝冒着信子迅速窜高,是黏腻的令人发颤的冷......菈瑞缇想尖叫,唇却被蛇身缠住,眼看火就要伸向她的皮肤,她恐惧地闭上了眼......

        想象中的炽痛没有到来,菈瑞缇缓缓睁开眼睛,却被吓得猛吸一口气--一片纯黑的世界中,在她面前的赫然是甜贝儿!她的妹妹眼中迸射出火一般的愤怒,仇恨的毒舌缠绕在她脚下,很快成为了蠕动的一团,将甜贝儿抬向高处。甜贝儿低头,以狰狞可怕的怒容俯视着姐姐,咬牙切齿地吼叫:

         “菈瑞缇......都  是  你  的  错!!!!!!!你害我受火灼烧的痛苦,现在我要让你尝尝火烧的滋味!!!!!!!!!!”

         “不!!姐姐......姐姐不想害你,姐姐不时故意要......对不起,甜贝儿,对不起!!!!!!”菈瑞缇惊恐地向后退步,甜贝儿以及脚下蠕动的蛇群发出恐怖的怪响继续逼近。菈瑞缇退着,突然脚下一空,她尖叫着落下黑暗的深渊。她在滚滚热浪中扭头,深渊下燃烧着炽热的火焰,张牙舞爪地要将她烧成粉末...... 

        甜贝儿的脸恐怖地扭曲了,疯狂地嘶哑地大笑起来,竭嘶底里的狂笑声像群鸦在菈瑞缇耳畔盘旋,盖住了她疯狂的尖叫与挣扎。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甜贝儿的吼叫越来越远,炙人的热浪越来越近,菈瑞缇觉得自己在无尽的坠落中融化。她的意识逐渐模糊,双眼已经半闭,如深海中不断沉入混沌的溺水者。

         首先是一阵清风,凉爽舒适,像一床软被托着昏迷的菈瑞缇上升。把菈瑞缇放下后,风急转直下,只一个直坠爬升就把深渊烈火驯化的服服帖帖,成为软绵绵的小火苗。接着,它将自己团成龙卷风,越来越大,逐渐高过了甜贝儿,似乎威严地盯着蠕动的红蛇,然后以强悍的风力将甜贝儿和蛇撕了个粉碎。那些蛇和甜贝儿全部化作一缕缕灰烬,像是被火烧后的残余。巨大的风声呼呼作响,将灼热的温度迅速降下,然后逐渐缩小,归于平静。最后的一缕风中,走下一个人影。简奥斯丁时代的长裙,头发编成麻花,这姑娘轻轻走向菈瑞缇,眼中带着一望无际的温柔。

        她的身上没有颜色,只有深浅不一的灰暗,如老电影中走出的人物。

        她蹲下,轻轻吻了吻菈瑞缇的额头,然后以厚却轻柔的美洲南部口音说到,“回家吧,姑娘。”

        接着,这位灰色的女孩将眉低垂,轻轻笑了,也如甜贝儿一般,化作一缕缕余烬随一股风离去。黑暗的广漠里瞬间只剩菈瑞缇一人,做着不知如何的梦。

        .......

         “!!!”

        菈瑞缇从床上惊坐而起,将仍然干涩的双眼睁圆,茫然地看了看四周的黑暗。窗外的地平线后透出了第一缕朝阳,天快亮时,她刚好从噩梦中惊醒。

        她沉默着,静静地坐在床上。黑暗的绒布掩住了尘世庸碌的展品,她的双目除了那缕愈发明亮的光之外,什么也捕捉不到。恍惚中,菈瑞缇回忆起那场噩梦的片段,她只记得甜贝儿的眼睛。毒蛇,火焰,血光,仇恨。她打了个冷战,那不是甜贝儿,那是恶魔。

        再然后是什么呢?她记得有阵风来,吹去了燥热与恐慌,最后那阵风化作一个人影,灰色的人影吻了她一下,像教母的祝福。之后她就睡去了,梦里的幻影如魔鬼绕着她转,却一直近不了她的身。梦中梦的她手边有一片灰色的树叶,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就像苹果的味道。

        恐惧中夹着安心,是那位灰色的教母祝福的力量。菈瑞缇的心中涌过一股暖流,同时也后怕着甜贝儿的眼神。

        晨光乍现,菈瑞缇从朦胧中醒来,她茫然地看了看房间的角落,那里以前常坐着乖巧看着她工作的甜贝儿。她感到忧郁,薄薄的,透出一丝希望的光,微微弱弱,如黑夜里孤单的萤火。

【稀有苹果】过去之吻 P1

人生第一次写这么长的同人文,文笔不太优秀,希望大家能喜欢。
设定来自“圣诞颂歌”一集,歌词部分来自“过去之种”一曲,为该曲最后两句,有改动。
开始啦:↓










甜贝儿出意外后,菈瑞缇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内。她无法摆脱过去的阴影,甜贝儿清澈的忧伤的绿眼睛总在她眼前浮现,那其中倒映着她多日不修边幅的憔悴面容。

        菈瑞缇很爱妹妹,也许有些纵容。她带着甜贝儿去马路对面的甜品店买苹果派,意外就这样发生了。车子飞驰而过时,菈瑞缇眼中的一切似乎放慢了十倍,她清清楚楚地看到甜贝儿的眼睛是怎样带着惊恐和不可思议闭上的,看到她的头发被血液染成鲜红鲜红的颜色,看到她额角一滴滴淌下的......她受不了了。

       菈瑞缇认为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她不该带着妹妹过马路去买那个苹果派,但现在想这些无济于事。深沉的罪恶感像绞索勒住菈瑞缇的脖子,让她在日复一日的消沉和自责中窒息。她又开始哭了,已经干涸的泪痕又一次被打湿,泪痕上残留的眼影污渍几乎要被冲刷干净了。

        门关着,窗帘拉着,她看不到外面。因此,在那扇已经多日未动过的门响起来时,她一度以为是甜贝儿的灵魂回来寻仇。

        她还是开了门,并没有收拾自己,就这样乱糟糟地开了门,她没有心情收拾。这会儿是白天,刺目的阳光瞬间冲进屋子,菈瑞缇不由得用手挡住眼睛。等适应光线后,门前站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姑娘,皮肤是常年务农晒出的小麦色,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

        但是,这姑娘穿着一身在这个时代相当复古的长裙,整个人看起来如同简奥斯丁时代的少女。出于职业直觉,看到如此过时的服装,菈瑞缇还是无可避免地皱了皱眉。

        “菈瑞缇,是吧?你的苹果派。”

         来客开口了,浓厚的美洲南部口音,仿佛浸透了阳光和晨露,令人惊讶的厚实嗓音。她摸摸身后的小包裹,从里面拿出一个冒着热气的苹果派。菈瑞缇露出不悦的神色,自那件事以后,她讨厌“苹果派”三个字。再有,她没订过苹果派。

        对方也注意到了菈瑞缇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牵出一个抱着歉意的笑容,解释到:“呃...这个苹果派是我想送给你的。我是你要去的那家店的店主,而且我也看到了......我很抱歉,但我希望你能快点振作起来,毕竟时间还在流淌,是吧?”

        菈瑞缇呆住了。除了芙罗珊,她没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而这位小姐一开口就是她最不愿意提及的内容,把她方才好不容易憋住的眼泪再次逼了出来。她觉得鼻头酸的发疼,那双蓝眼睛就又被甜贝儿的眼神和泪雾氤氲住了。对面的姑娘一看,慌张地伸出手想做点儿什么安慰一下,却不知该怎么办,只能把手在空中乱舞,像是在刷洗菈瑞缇眼中的模糊。

        “等等......菈瑞缇小姐?! 我说话太直接了吗,非常抱歉!! 你......你要不要吃个派?或者我唱首歌给你听?不哭好吗,你可是个坚强的女孩儿......”

        来客就这样碎碎念个不停,配合她夸张的肢体动作和表情语言,菈瑞缇终于在痛苦的近日中被分散了一点注意力。她先是啜泣着抹去脸上的泪珠,然后看着对方不知所措的慌张面庞,终于,将唇角微微扬起,细眉也稍微舒展开。意外后的第九天,菈瑞缇终于笑了一次。

        如沐春风的浅笑如解药解开了双方拧起的眉头,阳光正撒在两人的身上,带来一丝丝轻微的痒痒。来客也笑了,两人在小屋门口暗暗地轻笑着,菈瑞缇脸上的残泪还挂在腮边,在阳光照耀下显出斑斓的色彩。

        笑意过后,菈瑞缇惊异地发现,那种她越忏悔越深重的罪恶感似乎减轻了许多,她的喉咙也不像前两日那般阻塞了,尽管现在还是嗓音嘶哑。她抱着一丝感谢,冲对方展露一个雨后天晴般的笑颜,说:

        “呃,谢谢你,我感觉好多了。进来坐坐吧?”

        对方立刻使劲点头,生怕漏过了这个机会。她提起裙子一角跨过了门槛,菈瑞缇则打开了许久不用的吊灯,暖橙色的灯光霎时将室内的阴郁气息一扫而空。菈瑞缇弹了弹座椅上的灰尘,说:“我一直没有打扫,只能收拾出一块能坐的地方,不介意吧?”

        那姑娘规规矩矩地坐在座椅上,双手攥拳放在膝头,将唇角的弧度抬得高高。菈瑞缇没意识到,在看到金发姑娘的唇角后,她也下意识笑了一笑,但在对方看来,那一抹带泪的笑意脆弱的令人心疼。

        菈瑞缇倒茶时,顺便去了卫生间。在看到镜子里的她失去了以往的风采,经历痛苦后不修边幅的邋遢样子,她的心中产生了一丝不适应的感觉。于是她拿起梳子,草草打理了下头发,再用手沾水抹抹泪痕。就算家里有位来客,她也无心再用繁琐的护肤品收拾自己了。

        茶很快沏好,两人一人一杯,都微抿一口。馥郁的醇香沁人心脾,金发姑娘更是眯起眼享受起来。她喝茶的姿势与菈瑞缇截然不同,却相当自然,仿佛就应该这么端茶。菈瑞缇在已经生疏的时代记忆里找了一圈,这种喝茶方式与她的服饰出于同一源头。

        “我该怎么称呼你?”

        “苹果杰克!你可以叫我阿杰,或者杰克,我是个农家姑娘。哈!”

        阿杰就这样把自己的基本情况都抖落了一遍,生怕菈瑞缇不问。菈瑞缇听完这一串连珠炮般的介绍,并未太在意,这和她的猜测八九不离十。菈瑞缇在口中念叨了几遍“苹果杰克”这个名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一个很特别的名字。”

        “对,而且我很为我的名字骄傲。”

        “你怎么会知道我妹妹......的事?”菈瑞缇问道,在说出“妹妹”两个字时,她还是无可避免地哽咽了一下。

        “只要是发生过的,我什么事都知道。呃,意思就是我是个消息通。”
   
        “你是个热心的姑娘啊。”

        “唔,是吗?哈哈,谢谢......”阿杰又傻笑着挠挠后脑勺。她在菈瑞缇心中撒下第一缕阳光之后,又用真诚的眼睛触动了菈瑞缇最柔软的心弦,这柔柔的回音盘旋心中久久不散,搅得菈瑞缇眼中如星河璀璨,闪烁不息。

        
         在两人聊天很久,阿杰许下明天还会拜访的诺言并离开后,这间屋子又被略显阴郁的黑暗笼罩住。菈瑞缇茫然地看了看四周的单调,总觉得心中少了什么,少的不只是甜贝儿。暗处,甜贝儿的绿眼睛又浮现出来,只是这一次,那双清澈的眼睛染上了一丝几乎无法察觉的笑意。

        罪恶与抑郁的坚冰,终于迎来了光。

一个不会有人认出来的鸢尾小姐和(一直想套上三体降临派设定的)科学暮光

一点心得

化学博士吕云鹏真的帅到惨绝人寰,学识过人腹黑大博士就是超帅呜呜呜呜呜!!!!!
以及全剧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
“...哥你说的我都害羞了!!///”
还有一点个人观念碎碎念...
全剧可爱担当:赵毅 陈童
全剧总攻担当:吕云飞 魏海(但是他受向被他哥们儿压也超好吃啊)吕云鹏 吴新河 印塔 楚莹(猜测)
全剧没智商担当:吕梦瑶 江伊楠(有时候) 蝎子
...飞鹏太好吃了我磕爆,好的吕云飞可以攻一切事实成立!
鹏毅be,我杀导演,呜呜。
印鹏印←黑帮风云资本主义兄弟情...
魏海陈童,甜炸的偶像剧情节!魏海那个宠溺笑容真的有够帅的!!!
以及伪装夫妻鹏楠,吕夫妇毒圈双霸,伊楠总攻气场全开帅飞,吕云鹏傲气夜场叔系王子好撩。(于老师赞!!!👍🏻👍🏻👍🏻👍🏻)

我不仅吃粮我还要叨逼

当我点开mlp/彩虹小马/小马宝莉标签:
oc,oc,oc,oc,oc,哎呀有个rd,珍贵,点赞!oc,oc,oc,oc,oc,oc,oc,oc,oc,oc。
当我点开一个oc,标签如下:
彩虹小马 小马宝莉 我的小马驹 mlp MLP my little pony My Little Pony MLP:FIM mlp:fim
当我想看一个角色的图,搜索名字:
?你的oc跟暮暮有关系也打暮暮tag呀?

我不适合画画,我把星空预言者的戏搬上来算了...